关注: 手机客户端

 

非婚生胎儿抚养费的预留

  发布时间:2011-08-30 10:18:14


    裁判要旨:胎儿的父亲因车祸死亡,父亲与母亲没有办理《结婚证》,不具备民事权利能力的非婚生胎儿能否获得赔偿份额?我国法律虽然没有明确赋予胎儿民事权利能力,但对胎儿抚养权利的保护,属于人身权延伸保护的范畴。胎儿在未出生前虽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基于胎儿出生的既定事实,对胎儿抚养费应予保留。对胎儿抚养费的预留体现了我国“公平”和“有损害即有救济”的民法原则。

    案    情

    2009年2月25日13时许,赵某驾驶轿车和同乘人黄某在县?#21069;?#23436;事后,在自西向东沿S331线行进途中,与对面由田某驾驶载乘丁某的重型货车相撞,轿车翻入北侧路沟中自燃,赵某、黄某被大火烧死,丁某受伤。围观人群迅速拨打110报警,经南召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现场拍照、取证后作出认定,赵某驾驶机动车未靠路右侧行驶是事故的主要原因,其应负主要责任;田某?#31383;?#29031;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是事故的次要原因,负次要责任,轿?#20826;?#24231;人黄某、丁某无责任。事情发生后,双方对赔偿事宜没有达成一致。

    2010年4月12日,赵某的母亲高某和谢某,即赵某?#31383;?#32467;婚登记而同居生活且已怀孕的女朋友,将肇事车主黄某、登记车主南阳?#24515;?#20844;司和肇事车的投保单位某财险公司,一并起诉到南召县人民法院,要求判令被告赔偿赡养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胎儿(被抚养人)生活费等?#24067;?60855元和车辆损毁损失138400元。

    审  判

    南召县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查明,该肇事车辆的主、?#39029;?#22343;在某财险公司办理有交强险和50万元、不计免赔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及10万元车损险;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合同保险期间。经法庭主持,原告与被告车主方达成一致意见,事故车辆在某财险公司的保险理赔款全部归受害方所有,理赔多少与实际车主和登记车主无关。

    庭审中,某财险公司辩称:公?#23616;?#33021;按保险合同,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赔偿,原告要求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有权威部门出具的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据,原告要求胎儿的赔偿费用,应待胎儿出生后,经亲子鉴定确实是亡者之子,才能确定赔偿,为此这两项不在赔偿范围,应予驳回。

    经法庭查明,原告高某现年57岁,有两个儿子,亡者系其次子。谢某与赵某?#31383;?#29702;结婚登记手续,但于2009年11月16日按当地清真寺穆斯林习俗“结为夫妻?#20445;?010年1月12日谢某被医院诊断出已怀有身?#23567;?/p>

    南召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涉案的交通事?#35270;?#20844;安交警的事故认定,原、被告对?#21496;?#26080;异议,应予采信。结合过错(责任)、能力、后果等案件情况,主、次责?#25105;?#25353;6:4承担。《道?#26041;?#36890;安全法》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36213;?#20219;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机动车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因肇事的重型半挂牵引货车在某财险公司投保两份交强险,并有商业第三者责任险,?#35270;?#24403;由该公司先?#20449;?#20607;。超出两份交强?#36213;?#20219;限额和商业第三者险部分,由实际车主及登记车主依责任承担。因事故车辆投保两份交强险、事?#37322;?#26102;造成两人死亡,故每位死亡受害人的亲属可得到一份交强险的足额赔偿。遂判决:一、被告某财险公司依交强险赔偿原告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29123;?10000元,轿车损失4000元,计114000元。二、被告某财险公司依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原告被抚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办理丧葬事宜的支出计123003.64元。三、被告某财险公司依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原告怀孕的胎儿之被抚养人生活费34441.16元(该34441.16元赔款暂由法院保管,待胎儿出生、为活体、且亲子鉴定,证明系死者子女时,由胎儿母亲领回赔款,否则,由法院将赔款退回中保财险某分公司)。四、被告某财险公司赔偿原告轿车损失196000元的40%为78400元。

    一审判决后,某财险公司因一审涉及胎儿赔偿等不服,提起上诉。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双方达成一致意见,调解结案。其中,关于胎儿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一项,调解意见与一审判决一致。

    评   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胎儿是否属被抚养人范围,以及谢某怀孕的胎儿之被抚养人生活费应否予以保留。

    第一种意见认为:公民的权利能力始于出生终于死亡,在此期间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胎儿是将来出生的人,非法律意义上的人,不具有公民资格,既没有民事权利能力,也不是死者生前的实际抚养人,因而,胎儿请求赔偿抚养费没有法律依据。如果支持了胎儿抚养费请求,就意味着胎儿享有主体权利,那么就与公民权利能力始于出生的原则相违?#22330;?#22240;此对“胎儿”请求赔偿抚养费不应予以支持。

    第二意见认为:胎儿抚养费请求权,是指胎儿在出生前发生侵害事实而造成胎儿将来出生后本来可以享有的接受抚养费的利益遭受损失,而产生的一种请求赔偿的权利。简单以胎儿不具备民事主体资格而不具有索赔权的做法不利于胎儿利益的保护。从尊重生命、保护人权的角度出发,应当保护未出生胎儿的合法权益,判决支持胎儿抚养费请求。

    按照《民法通则》的规定,公民从出生时起具有民事权利能力,我国民法虽然没有明确赋予胎儿民事权利能力,但?#37117;坛?#27861;》第二十八条规定:“遗产?#25351;?#26102;,应当保留胎儿的?#22363;?#20221;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22363;?#21150;理。”胎儿虽然没有权利能力,但其法定利益应受法律保护。《婚姻法》第二十五条一款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21491;?#21361;害和歧视。”可见,虽然?#22363;?#24320;始时胎儿还没有出生,但是,法律还是规定应当保留胎儿的一定?#22363;?#21033;益。保留胎儿的?#22363;?#20221;额,是对胎儿人身利益保护的有益尝试。2004年4月1日施行的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第二条二款规定:“本规定所称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抚养关系的继子女,其中,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包括遗腹子女”。这些规定,明确?#24471;?#32974;儿(子女)不论是婚生还是非婚生,均受法律保护,体现了我国保护人权的立法精神。对胎儿抚养权利的保护,属于人身权延伸保护的范畴,有利于下一代的健?#20826;?#38271;,是先进立法的通例。胎儿抚养费请求权在胎儿还没有出生之前,是一种潜在的期待权利。胎儿在未出生前虽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应考虑到胎儿将成为婴儿的既定事实,对其利益给予特殊的保护。胎儿抚养费的“预留权”体现了我国民法的“公平原则”和“有损害即有救济”的原则。审判实践中应将胎儿列入被抚养人范围,若仅以胎儿不具备民事权利能力,一味强调待胎儿出生后才享有向相关致害主体主张抚养费的权利,势必会增加当事人的讼累,浪费诉讼资源。具体到本案,及时、一并裁判,便于矛盾化解,做到案结事了,有利于社会稳定。综上,无论是在法律层面,或是司法实务,均宜认为胎儿属被抚养人范围。

    本案涉及另一个问题是,?#28909;?#32974;儿属被抚养人范围,那么谢某所孕的胎儿之被抚养人生活费就应预留。但是,本案的特殊之处在于,谢某与赵某?#31383;?#29702;结婚登记,只?#21069;?#24403;地穆斯林习俗在清真寺“结为夫妻?#20445;?#23646;同居关系。若谢某与赵某办理有结婚登记,是合法夫妻,则依法依情均没有进行亲子鉴定之必要。但若属同居关系,不进行亲子鉴定,谢某所怀孕的胎儿之被抚养人生活费的预留就是问题。另外,因民事权利能力始于出生,所以必须明确胎儿出生时是活体。当时交警现场选取有亲子鉴定的检材,可以考虑进行亲子鉴定,结合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强调由原告方提供亲子鉴定结论。在胎儿未出生前,亲子鉴定无法进行,所以胎儿之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赔偿款暂由法院保管,条件成就时由原告领取,否则退回。也就是?#25285;?#32974;儿抚养费请求权是附有解除条件的。结合本案实际,判决明确了胎儿抚养费可由某财险公司先?#20449;?#20184;,赔款暂由法院保管,待胎儿出生后为活体、且由女方提供亲子鉴定,证明系死者子女时,由胎儿母亲领回赔款;否则其不具有权利能力,抚养费请求权自然消失,应由法院将赔款退回某财险公司。这样判决,?#28909;?#24773;入理,又符合法律对特殊群体予以保护的立法精神。(作者单位:南召县法院)  

责任编辑:13    

文章出处:223    


 

 

关闭窗口

福建体育31选7走势图
赶集摆摊手机贴膜赚钱吗 打码赚钱qq群 - 资讯搜索 麻将基本规则 福建时时彩 如何在浏览器发视频走流量赚钱 北京赛车pk10 1o元投资赚钱 大众棋牌游戏平台 pc蛋蛋 如何给拼多多好评赚钱 全民小视频赚钱真的还是假的 即时比分网90 王者捕鱼破解 在平台发文章怎么赚钱 第一棒球比分直播 华人易居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