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非婚生胎兒撫養費的預留

  發布時間:2011-08-30 10:18:14


    裁判要旨:胎兒的父親因車禍死亡,父親與母親沒有辦理《結婚證》,不具備民事權利能力的非婚生胎兒能否獲得賠償份額?我國法律雖然沒有明確賦予胎兒民事權利能力,但對胎兒撫養權利的保護,屬于人身權延伸保護的范疇。胎兒在未出生前雖不具有民事權利能力,但基于胎兒出生的既定事實,對胎兒撫養費應予保留。對胎兒撫養費的預留體現了我國“公平”和“有損害即有救濟”的民法原則。

    案    情

    2009年2月25日13時許,趙某駕駛轎車和同乘人黃某在縣城辦完事后,在自西向東沿S331線行進途中,與對面由田某駕駛載乘丁某的重型貨車相撞,轎車翻入北側路溝中自燃,趙某、黃某被大火燒死,丁某受傷。圍觀人群迅速撥打110報警,經南召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現場拍照、取證后作出認定,趙某駕駛機動車未靠路右側行駛是事故的主要原因,其應負主要責任;田某未按照操作規范安全駕駛,是事故的次要原因,負次要責任,轎車乘座人黃某、丁某無責任。事情發生后,雙方對賠償事宜沒有達成一致。

    2010年4月12日,趙某的母親高某和謝某,即趙某未辦結婚登記而同居生活且已懷孕的女朋友,將肇事車主黃某、登記車主南陽市某公司和肇事車的投保單位某財險公司,一并起訴到南召縣人民法院,要求判令被告賠償贍養費、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胎兒(被撫養人)生活費等共計260855元和車輛損毀損失138400元。

    審  判

    南召縣人民法院在審理過程中查明,該肇事車輛的主、掛車均在某財險公司辦理有交強險和50萬元、不計免賠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及10萬元車損險;本次事故發生在保險合同保險期間。經法庭主持,原告與被告車主方達成一致意見,事故車輛在某財險公司的保險理賠款全部歸受害方所有,理賠多少與實際車主和登記車主無關。

    庭審中,某財險公司辯稱:公司只能按保險合同,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賠償,原告要求賠償被扶養人生活費應有權威部門出具的喪失勞動能力的證據,原告要求胎兒的賠償費用,應待胎兒出生后,經親子鑒定確實是亡者之子,才能確定賠償,為此這兩項不在賠償范圍,應予駁回。

    經法庭查明,原告高某現年57歲,有兩個兒子,亡者系其次子。謝某與趙某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于2009年11月16日按當地清真寺穆斯林習俗“結為夫妻”;2010年1月12日謝某被醫院診斷出已懷有身孕。

    南召縣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涉案的交通事故有公安交警的事故認定,原、被告對此均無異議,應予采信。結合過錯(責任)、能力、后果等案件情況,主、次責任宜按6:4承擔。《道路交通安全法》七十六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機動車雙方都有過錯的,按照各自過錯的比例分擔責任。”因肇事的重型半掛牽引貨車在某財險公司投保兩份交強險,并有商業第三者責任險,故應當由該公司先行賠償。超出兩份交強險責任限額和商業第三者險部分,由實際車主及登記車主依責任承擔。因事故車輛投保兩份交強險、事故同時造成兩人死亡,故每位死亡受害人的親屬可得到一份交強險的足額賠償。遂判決:一、被告某財險公司依交強險賠償原告喪葬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計110000元,轎車損失4000元,計114000元。二、被告某財險公司依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賠償原告被撫養人生活費、死亡賠償金、辦理喪葬事宜的支出計123003.64元。三、被告某財險公司依商業第三者責任保險賠償原告懷孕的胎兒之被撫養人生活費34441.16元(該34441.16元賠款暫由法院保管,待胎兒出生、為活體、且親子鑒定,證明系死者子女時,由胎兒母親領回賠款,否則,由法院將賠款退回中保財險某分公司)。四、被告某財險公司賠償原告轎車損失196000元的40%為78400元。

    一審判決后,某財險公司因一審涉及胎兒賠償等不服,提起上訴。

    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雙方達成一致意見,調解結案。其中,關于胎兒的被撫養人生活費一項,調解意見與一審判決一致。

    評   析

    本案爭議的焦點是胎兒是否屬被撫養人范圍,以及謝某懷孕的胎兒之被撫養人生活費應否予以保留。

    第一種意見認為:公民的權利能力始于出生終于死亡,在此期間享有民事權利,承擔民事義務。胎兒是將來出生的人,非法律意義上的人,不具有公民資格,既沒有民事權利能力,也不是死者生前的實際撫養人,因而,胎兒請求賠償撫養費沒有法律依據。如果支持了胎兒撫養費請求,就意味著胎兒享有主體權利,那么就與公民權利能力始于出生的原則相違背。因此對“胎兒”請求賠償撫養費不應予以支持。

    第二意見認為:胎兒撫養費請求權,是指胎兒在出生前發生侵害事實而造成胎兒將來出生后本來可以享有的接受撫養費的利益遭受損失,而產生的一種請求賠償的權利。簡單以胎兒不具備民事主體資格而不具有索賠權的做法不利于胎兒利益的保護。從尊重生命、保護人權的角度出發,應當保護未出生胎兒的合法權益,判決支持胎兒撫養費請求。

    按照《民法通則》的規定,公民從出生時起具有民事權利能力,我國民法雖然沒有明確賦予胎兒民事權利能力,但《繼承法》第二十八條規定:“遺產分割時,應當保留胎兒的繼承份額。胎兒出生時是死體的,保留的份額按照法定繼承辦理。”胎兒雖然沒有權利能力,但其法定利益應受法律保護。《婚姻法》第二十五條一款規定:“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視。”可見,雖然繼承開始時胎兒還沒有出生,但是,法律還是規定應當保留胎兒的一定繼承利益。保留胎兒的繼承份額,是對胎兒人身利益保護的有益嘗試。2004年4月1日施行的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因工死亡職工供養親屬范圍規定》第二條二款規定:“本規定所稱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養子女和撫養關系的繼子女,其中,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包括遺腹子女”。這些規定,明確說明胎兒(子女)不論是婚生還是非婚生,均受法律保護,體現了我國保護人權的立法精神。對胎兒撫養權利的保護,屬于人身權延伸保護的范疇,有利于下一代的健康成長,是先進立法的通例。胎兒撫養費請求權在胎兒還沒有出生之前,是一種潛在的期待權利。胎兒在未出生前雖不具有民事權利能力,應考慮到胎兒將成為嬰兒的既定事實,對其利益給予特殊的保護。胎兒撫養費的“預留權”體現了我國民法的“公平原則”和“有損害即有救濟”的原則。審判實踐中應將胎兒列入被撫養人范圍,若僅以胎兒不具備民事權利能力,一味強調待胎兒出生后才享有向相關致害主體主張撫養費的權利,勢必會增加當事人的訟累,浪費訴訟資源。具體到本案,及時、一并裁判,便于矛盾化解,做到案結事了,有利于社會穩定。綜上,無論是在法律層面,或是司法實務,均宜認為胎兒屬被撫養人范圍。

    本案涉及另一個問題是,既然胎兒屬被撫養人范圍,那么謝某所孕的胎兒之被撫養人生活費就應預留。但是,本案的特殊之處在于,謝某與趙某未辦理結婚登記,只是按當地穆斯林習俗在清真寺“結為夫妻”,屬同居關系。若謝某與趙某辦理有結婚登記,是合法夫妻,則依法依情均沒有進行親子鑒定之必要。但若屬同居關系,不進行親子鑒定,謝某所懷孕的胎兒之被撫養人生活費的預留就是問題。另外,因民事權利能力始于出生,所以必須明確胎兒出生時是活體。當時交警現場選取有親子鑒定的檢材,可以考慮進行親子鑒定,結合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強調由原告方提供親子鑒定結論。在胎兒未出生前,親子鑒定無法進行,所以胎兒之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賠償款暫由法院保管,條件成就時由原告領取,否則退回。也就是說,胎兒撫養費請求權是附有解除條件的。結合本案實際,判決明確了胎兒撫養費可由某財險公司先行賠付,賠款暫由法院保管,待胎兒出生后為活體、且由女方提供親子鑒定,證明系死者子女時,由胎兒母親領回賠款;否則其不具有權利能力,撫養費請求權自然消失,應由法院將賠款退回某財險公司。這樣判決,既入情入理,又符合法律對特殊群體予以保護的立法精神。(作者單位:南召縣法院)  

責任編輯:13    

文章出處:223    


 

 

關閉窗口

福建体育31选7走势图
配资名片 湖北快3开奖结果l 下载打麻将免费游戏 龙湖配资 南京手机麻将20进园子群 快乐十分app下载 3d开机了和试机号 最新长沙麻将规则 云南麻将打法 cba吉林赛程 股票分析师软件 紫金矿业股票行情 象泰配资 甘肃快三走势图带跨度 贵州3d开奖结果 射击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