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手机客户端

 

外出联系业务失踪被宣告死亡是否应认定为工伤

  发布时间:2011-08-30 10:23:05


    裁判提示:公司职工外出联系业务期间下落不明,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是否应认定为工伤?申请认定工伤的,时效应从何时计算?劳动者或劳动者亲属与用人单位双方就工伤认定存在争议时,举证责任该如何分配?

    案    情

    原告济源市洗?#27827;?#38480;公司。

    被告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

    第三人郭小元。

    1999年7月,济源市洗?#27827;?#38480;公司(以下简称洗煤公司)经理李毅凌与业务员郭娟一同前往湖北省宜城县为该公司联系业务,同年7月30日后郭娟与单位及家人失去联系,下落不明,经家人多方寻找仍杳无音讯。2004年6月1日,郭娟的父亲郭小元向济源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宣告郭娟死亡。2006年3月1日,济源市法院作出(2005)济民一特字第3号民事判决,宣告郭娟死亡。2006年4月4日,郭小元向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受理后于同年4月26?#38556;?#27927;煤公司下达豫(济)工伤调字(2006)12号河南省工伤认定协助调查通知书,限洗煤公司在10日内提交有关材料并陈述有关情况,逾期将依法作出工伤认定结论。洗煤公司在限定时间内未提出异议。 2006年5月16日,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豫(济)工伤认字(2006)32号河南省工伤认定通知书,认定郭娟为工伤。洗煤公司不服提出复议申请。2006年8月28日,济源市人民政府作出济政复决(2006)第13?#21028;?#25919;复议决定书,维持了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认定。洗煤公司仍然不服,2006年9月28?#38556;?#27982;源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消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工伤认定通知书。

    审    判

    济源市人民法院认为,郭娟系洗煤公司职工,1999年7月与经理李毅凌一同前往湖北省宜城县为该公司联系业务,属因工外出,洗煤公司称郭娟外出期间非因事故下落不明的主张无事实依据。在因工外出期间下落不明,且已被人民法院判决宣告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应当认定为工伤。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35270;?#27861;律正确,应予维持。《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工伤职工、直系亲属在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1年内可以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虽然郭娟下落不明的时间发生在1999年7月30日,但这并不是郭娟受到伤害的时间,郭娟受到伤害的时间应当是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时间即2006年3月1日。因此,郭娟的直系亲属如果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可以在2006年3月1日起1年内提出。本案中,作为郭娟直系亲属的郭小元向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的时间是2006年4月4日,并没有超过申请时效。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对该工伤认定申请予以受理,符合法定程序,法律依据正确,应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20309;?#25345;被告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2006年5月16日作出的豫(济)工伤认字(2006)32号河南省工伤认定通知书。

    一审宣判后,洗煤公司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撤销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对郭娟的工伤认定。济源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判决。

    评    析

    本案系因职工外出为公司联系业务失踪被法院宣告死亡而引起的一起工伤行政确认纠纷案,双方争议的焦点是该职工的失踪能否认定为工伤以及申请工伤认定的时间是否超过了法定时效期间。

    一、 在工作时间,因工作原因而失踪,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应当认定为工伤

    工伤亦称“职业伤害”、“工作伤害?#20445;?#26159;指劳动者在从事职业活动或者与职业责任有关的活动时所遭受的事故伤害或职业病伤害。《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和第十五条对职工认定工伤和视为工伤作了明确规定。职工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内、由于工作原因遭受事故或者意外伤害是认定工伤的基本条件,即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是工伤认定的三个基本构成要件。但在现实生活中,对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与工作有关、因履行工作职责的理解往往会发生分歧。因此,对工伤构成要素的理解不能局限于字面解释,应当结合个案实际进行全面分析。

    工作时间是指劳动合同规定的工作时间或单位规定的工作时间,也可以是单位合法要求的工作时间等。工作场所是指职工日常工作所在的场所,以及领导临时指派其所从事工作的场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是指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在从事职业活动过程中受到的伤害。本案中,郭娟是洗煤公司的业务?#20445;?#32844;业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不确定的特殊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明确规定,职工因工外出期间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才能被认定为工伤。1999年7月郭娟与公司经理李毅凌一同前往湖北省宜城县为该公司联系业务,同年7月30日后郭娟与单位及家人失去联系,经家人多方寻找仍杳无音讯。洗煤公司诉讼称郭娟是去游玩的,并非因工出差,但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郭娟在湖北省宜城县下落不明已是无庸置疑的事实,而下落不明肯定是发生了?#25345;?#20107;故导致的,且洗煤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郭娟是因何下落不明或排除郭娟是因事故下落不明的,故洗煤公司称郭娟外出期间非因事故下落不明的主张无事实依据。郭娟此次外出联系业务是受洗煤公司的委派,在外出联系业务的工作过程中失踪,她的失踪是在其工作时间内、特殊的工作场所内、由于工作原因造成的,且郭娟在因工外出期间下落不明,2006年3月1日已被人民法院判决宣告死亡,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因此,应当认定为工伤。

    二、 本案第三人提起工伤认定申请的时间没有超过法定时效期间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工伤认定申请时效应当从事故伤害发生之日起计算,工伤职工申请认定的期限为1年,这里的“事故伤害发生之日”应当包括工伤事故导致的伤害结果实际发生之日,不应仅仅理解为“事故发生当即造成伤害之日”。在通常情况下,事故发生后伤害结果也随即发生,伤害结果发生之?#31449;?#26159;事故发生之日。但在工伤事故发生后,伤害结果并未马上发生,往往还要潜伏一段时间才实际发生,即事故发生之日与伤害结果发生之日不一致,因此,事故发生之日应当理解为伤害结果实际发生之日,并?#28304;?#20316;为工伤认定申请时效的起算日期。另外,《河南省实施〈工伤保险条例〉暂行办法》第十二条规定,因交通事?#30465;?#22833;踪、因公外出期间发生事故伤害及受其他条件限制不能按《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时限进行申报的,经报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适当延长,但最长不得超过3个月;超过申请时效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再受理。本案中,尽管郭娟下落不明的时间发生在1999年7月30日,但这并不是郭娟受到伤害的实际时间,郭娟受到伤害的时间应当是被人民法院宣告死亡的时间即2006年3月1日。因此,郭娟的直系亲属如果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可以在2006年3月1日起1年内行使,郭小元于2006年4月4?#38556;?#27982;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并没有超过申请时效。

    三、 劳动者或其亲属与用人单位就认定工伤存在争议时,双方举证责任该如何分配

    在?#35805;?#30340;民事诉讼中,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原则,但在工伤认定案件中,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就是否构成工伤存有争议,能否认定工伤,就存在着有谁承担举证责任的问题。因劳动者处于弱者地位,不可能对工伤事故的发生原因了解?#29028;?#35814;细,而工伤事故的发生都有一些特定的情况,需要有一定的知识、?#38469;?#25163;段、资料乃至设备才能取得这方面的证据,固守传统的“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不能提供充分的救济途径,?#34892;?#22320;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利。?#28304;耍?#24037;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规定:“职工或其直系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即属于举证责任倒置规则,它是相对于?#35805;?#20030;证责任而言的。在审理工伤认定案件中,无论是从保护劳动者权益的角度,还是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具体规定,都应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在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又无法履行举证责任的前提下,应做出有利于劳动者的工伤认定。本案中,郭娟的直系亲属提出工伤认定,而洗煤公司不认为郭娟是工伤,根据举证责任倒置原则,洗煤公司应当承担郭娟是否失踪的举证责任。本案中,在济源市社会和劳动保障局受理郭小元的工伤认定申请并向洗煤公司送达《工伤协查通知书》后,该公司在规定的时间内并没?#21009;?#20986;任何异议。虽然洗煤公司后来在诉讼中提出郭娟去湖北省宜城县是跟随经理李毅凌外出游玩的,并非因工出差,却没?#21009;?#20379;证据对其主张予以证明。济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对郭小元提出的工伤认定申请予以受理,符合法律规定及法定程序。郭娟因工外出并在此期间发生事故导致下落不明的事实已经生效民事判决予以确认,而洗煤公司虽对工伤认定提出异议,却未依法提出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因此应承担不利后果。

    在审理工伤认定案件时,法官不但要?#32454;?#20381;法来审判,而且也要深刻理解法律条文背后的立法精神和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作出正确、合理、恰当的判断。劳动关系是一种隶属关系,劳动者相对于用人单位处在弱?#39057;?#20301;,因此在审理工伤认定案件时,更要突出和强调公正、及时、?#34892;?#22320;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作者单位:济源市法院)  

责任编辑:13    

文章出处:223    


 

 

关闭窗口

福建体育31选7走势图
河北排列7 即时比分网90 做什么开厂赚钱 微信平台客服赚钱 淘金农场真能赚钱吗 广东麻将技巧视频讲解 黑龙江十一选五 生完二胎如何重新赚钱 3g即时比分 888彩票苹果 成都麻将机麻多少档 海南4+1 最赚钱的适合女性的职业 唱吧房主赚钱吗 智胜北单比分直播 穿古装卖什么赚钱